全球魚粉庫存“岌岌可危”,我國魚粉市場是否會重演“蛋氨酸的曾經”?
縱觀今年我國的原料和添加劑市場,有兩個品種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一樣走出了急速飆升行情的蛋氨酸和魚粉。所不同的是,今年10月底以后,我國蛋氨酸的“狂歡盛宴”已經宣告結束;但10月初魚粉市場的“盛宴”才剛剛拉開序幕。國內外不少業內人士不禁想到,一樣的市場飆升行情下,魚粉價格走勢是否會重復蛋氨酸“昨天的故事”呢?本文將結合今年“瘋狂的蛋氨酸”來和正走在強勢行情中的魚粉走勢進行對比,并初步討論魚粉是否會成為“第二個蛋氨酸”,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關鍵詞:瘋狂蛋氨酸 魚粉價格飆升 供應緊張 生產原料 粉供應缺口 可售庫存

  

   1. 今年4月底開始我國“瘋狂的蛋氨酸”走出了過山車的行情啟示

  

   自去年9月末開始,受環保因素影響,重慶紫光天化進入了停產狀態,這令國內蛋氨酸市場供應格局發生了巨大轉變——由以往的供過于求轉向供不應求,并使得我國蛋氨酸(固體)市場供應再度回到了全數以來進口的局面。同時,受贏創集團預判我國二季度需求下滑,從而大幅減少對我國的出口量的影響,我國蛋氨酸進口量亦呈下降格局,并明顯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再加上今年上半年我國家禽疫病影響較去年降低,家禽養殖效益上升亦給蛋氨酸市場行情添磚加瓦。多重利多題材令今年4月底開始我國蛋氨酸市場掀起了上漲行情,而7月開始中國新商檢法實施,要求進口商品外包裝添加中文標示,造成了大批到港蛋氨酸進口通關時間大幅延遲,亦令國內現貨市場供應呈現階段性短缺的態勢,加之進口商、大戶控盤及三季度期間國內家禽養殖業景氣度快速回升等多頭題材,共同促成了蛋氨酸的“瘋漲”行情。根據JCI市場資訊,今年10月期間我國蛋氨酸市場價格一度飆升至11萬余元/噸的歷史新高水平,較今年年中低點26833元/噸(4月中下旬)上漲310%,較去年同期價格水平上漲幅度達到333%左右,可謂讓人瞠目結舌(圖表一)。

   然而,在10月的“狂歡”過后,隨著我國進口蛋氨酸通關逐漸恢復正常,且到貨量均顯偏多,空頭因素逐漸開始影響蛋氨酸市場。盡管市場貨源供應量尚未明顯增多,但贏創新加坡新廠投產、寧夏紫光中衛工廠即將生產以及南京安迪蘇液蛋供應量增長等因素的疊加,使得市場“恐跌心態”持續轉濃,不少貿易商拋售的現象亦有所增加,使得10月底/11月初開始蛋氨酸價格在頂部出現了迅速下跌的走勢。根據JCI資訊了解,截至近期我國蛋氨酸市場價格已經跌至7.3萬元/噸,較10月期間11余萬元/噸的高點跌幅達到33.6%(圖表一)。

  

  

   2. 今年10月開始我國魚粉價格持續刷新歷史新高,是否重演“蛋氨酸的曾經”

  

   2.1 供應量驟降是促成今年我國魚粉和蛋氨酸價格飆升的共同點

   在上文中JCI已經對今年4月初露端倪、至7月開始的蛋氨酸飆升行情作了相關的闡述。不難看出,重慶紫光天化的停產、贏創集團大幅減少對我國的出口量、加之7月我國新商檢法的實施令大批蛋氨酸通關推遲等因素,加之家禽養殖效益上升帶來的推動,令我國蛋氨酸市場供應呈現階段性短缺,促成了蛋氨酸的急速飆升行情。

   和蛋氨酸飆升行情相同的是,今年10月初秘魯海洋研究院(Imarpe)的魚資源調查報告顯示沿海魚資源銳減至145萬噸左右的歷史低位水平,并建議生產部新季捕魚不開捕以保護魚資源,一石激起千層浪。該消息引爆了此輪國內外魚粉行情迅速上行的“導火索”。根據資訊了解,截至目前我國主要港口秘魯超級蒸氣魚粉參考報價在15800—16000元/噸,較今年年初低點(9500元/噸)漲幅達到68.4%,和10月初此輪行情啟動價格點(12000元/噸)相比漲幅達到33.3%。

  

   2.2 今冬明春我國魚粉供應缺口暫難填,短期魚粉行情難現“蛋氨酸的曾經”

   供應量的階段性短缺是促成我國蛋氨酸“瘋狂”行情的主導因素,所以,至今年10月底,隨著我國蛋氨酸供應形勢的漸趨改善,加之禽類養殖效益呈顯低迷態勢,且原油價格的大幅縮水亦加劇了市場的看跌心態,我國蛋氨酸貿易商進入“恐跌拋貨”狀態,施壓價格出現了繼續下跌的“硬著陸”走勢。

   目睹了蛋氨酸的“狂歡盛宴”落幕之后,同樣因供應量銳減而走出罕見飆升行情的魚粉市場不禁“嘀咕”:我們魚粉市場也會重復蛋氨酸的走勢嗎?從目前影響魚粉市場的一些主要因素來看,魚粉和蛋氨酸市場著實存在諸多的不同之處:

  

   2.2.1 魚粉和蛋氨酸的生產原料特性存在明顯差異:

   眾所周知,原油是蛋氨酸生產的主要原料,其供應歷來保持充足態勢。一般來說,蛋氨酸供應量的變化主要緣于中間體的生產環節。所以,今年10月底隨著各蛋氨酸生產廠家的新投產和復產,其產量預期便逐漸增加。然而,和蛋氨酸不同的是,魚粉的生產原料是海洋中的鳀魚魚群,屬于自然資源,具有明顯的不可控性。在秘魯魚資源出現銳減的情況下,其資源數量的復蘇亦有待時日,且只能“聽天由命”。

  

   2.2.2 秘魯魚資源恢復有待時日,今冬明春我國魚粉供應缺口難彌補

   今年10月底隨著我國蛋氨酸供應量預期趨于增加,貿易商“恐跌心態”施壓價格迅速下跌。毋庸置疑,對于魚粉市場而言,若近期我國魚粉供應形勢顯著改善,其價格亦難以維持高價。可是,作為自然資源的秘魯鳀魚資源的恢復,并不能一蹴而就。盡管從11月下旬秘魯Eureka式的魚資源調查初步消息顯示,其魚資源預期略有好轉,但幼魚比例著實過高,達到90%以上,Imarpe仍建議新季不予開捕,但這或有利于2015年的第一捕季額的捕撈。無論如何,若秘魯新季不予開捕、亦或是給予少量社會性配額(亦較難捕撈),都難以改善今冬明春秘魯魚粉供應量面臨“青黃不接”的局面,我國魚粉的供應亦面臨相應的缺口。除非其他國家魚粉大批量補充、或是剛性需求進一步用量壓縮,否則該缺口短期較難緩解,亦是支撐魚粉價格立于歷史高價的主要“力量”。關于今冬明春我國魚粉供應缺口的預期JCI已在《全球魚粉界“盛宴”序幕也許剛剛拉開》、《今冬明春我國魚粉市場的缺口升級令人憂上憂》的相關報告中有過詳細闡述,在此JCI將近階段我國主要港口魚粉庫存形勢列出,圖表二中不難看出目前我國魚粉庫存已然處于歷史低點(截至11月底我國主要港口魚粉庫存為5萬噸左右,較年內最高點相比降幅在80.2%左右,且這僅是我國魚粉港口的靜態庫存,可售庫存數量更少):

  

  

   總體來說,在我們詳細闡述了此輪蛋氨酸的“過山車”行情之后,反觀魚粉市場,不難發現,由于秘魯魚資源形勢的不可控性,全球魚粉供應量難以在短時間內大量恢復,加之秘魯魚粉裝運至中國亦存在運輸時間,這令今冬明春我國魚粉供應缺口較難緩解,短時間內魚粉難以變成“第二個蛋氨酸”,這也是我們作為進口大國希望看到的一個理想結果。因此,JCI建議我國魚粉剛性需求企業仍需做好今冬明春的補庫準備,以免“青黃不接”;同時,魚粉業內人士更應繼續關注相關影響因素的變化,尤其是今后秘魯魚資源的恢復節奏對未來魚粉供應所帶來的影響。我們衷心希望在這個嚴冬盡快過后,秘魯魚資源可以迎來“解凍”的時刻,恢復到正常的貿易秩序上來,并有益于魚粉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这是全是精品视频在线观看